脱尘

留下那一点光作为施舍,为多年后的一个影子涂描。

在徘徊时留下的血泪,提供的仅是生存和见证……有没有可能在红尘的木鱼外也有我的一处繁花。
抬头看见不是天空,只是我的一片立足而已,也想出去见我的一处繁花,只是周围已高墙……
时光别走太快,等等我,“脚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