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尘

留下那一点光作为施舍,为多年后的一个影子涂描。

在徘徊时留下的血泪,提供的仅是生存和见证……有没有可能在红尘的木鱼外也有我的一处繁花。
抬头看见不是天空,只是我的一片立足而已,也想出去见我的一处繁花,只是周围已高墙……
时光别走太快,等等我,“脚疼”

       好久不见!这句话仿佛隔了许久才从我的嘴里说出。原本选择了安静,却似乎安静过了成了日复一日的堕落。心中本想着过来这个暑假便会迎来一个春天,用它来洗及我这跟生的懒惰……
可是这一过又是多少个好久不见!

  花落人自恋
随地慕寒院,泉源倒入影
我识自欺鸣,到时缘落尽
逆转风花雪,只是弹指年
白发风萧萧,各自不论颜

           淡去那些该死的虚荣
  手中托着一碗纯净的饭
  眼睛却总是盯着别人送往嘴里的筷子
  
  充满好奇,为什么吃得那样洒脱与自在,那样的心安理得?
   一切没有带一点的虚假,只是多了一份充实。
    现在就连吃饭最基本的都要去伪装,真的困难。就更不用说别的了
    虚荣,是一个永远织不完的网,即便是织完了也是为自己的死亡做嫁衣
 

     讽刺
祸,源自于心中的那份贪恋
欲,始于那对虚荣的不满
私,是一份罪的根——题记
  原来,多姿的现状被赋予了黑暗一样的罪,强迫心中那颗虚荣的心,纯真和善良被毫无征兆的剥夺。
   那年破土而出的活泼,随即也被灌上了邪恶的迷药,直到被打入黑暗的骗局时。
   那赤裸裸的认知才会暂时停留!心中的欲望被吞噬之后,迎来的又将是那无尽的私,欲,恨。想把它们转为更有投资性的报复
    报复工具便是那裹着糖衣炮弹的蜜语,夹着愤怒,仇恨和猜疑,以及那种报复的快感
   可这一些都是被胆小打败,使到最后也是功亏一馈。
   淡开之后,这就是你我之间的人性

「放」
有没有在一瞬间
不会在乎,一直以来的努力和辛苦
忽然觉得毫不在乎

即使会失去原有的,和即将要得到的
反而还在高兴的笑着
这本来就是原来该有单的结局

欣然接受
这是一种释放

「挣扎」
身在蹒跚
步履艰难,如履薄冰
薄如蝉翼的自信

仿佛如一张网,困着
无法呼吸
在天黑之前
希望我能冲破那张没有依靠的网

怕风无情吹过来的沙,打瞎了眼
梦!是一个遥远的支撑
远方来一个乞丐的人在像我招手

「青春」
醒来,发现身处荒年
原来,过了多个春秋
那些,都是模糊的碎片

沉淀过后,猜测那是不是一场拖尾的梦
浮云间,留下的影子
划过你我的眼尾
凹陷的褶

校服上那些充满笑声的涂鸦
依旧存
未来我还会叫出你的名字吗
遗忘是一个敏感的词

那扇没关上的窗,是你轮回时在牵动我的眼